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心無邊 路無界--重返赤壁之路

 導讀:我們在城市的角落裏,我們有各自的夢想,平靜的城市生活淹沒不了我們狂野的內心。自4月11日駕駛帕拉騏進行了“征服赤壁行動”後,在11月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雪後,由15臺帕拉丁、1臺奇駿和1臺np300(YD25 DDTI型)柴油皮卡組成的車隊再次踏上了征服赤壁的路。



  第一天:重走赤壁路??雪中的狂野拉丁

  踏上這條熟悉的路,心情卻不同,一條筆直的路連接著遠方的山,對著它,你只能想,天這麼高,路這麼遠,你可以只看兩邊的風景,無盡的路,卻是對自由的渴求。這條路看似平坦,其實一路卻充滿了坎坷,只是心會隨著顛簸飛揚起來,低沉的馬達轟鳴著和絃,讓人有種不由自主的豪邁!我駕駛的4驅款 NP300是目前尚未在國內上市的新車型(此款皮卡預計在明年1月初上市,預售價為18.88萬元),原型車是全球知名的日產D22汽油皮卡,該車的品質和口碑都是毋庸置疑的。而NP300除了外觀引擎蓋上隆起了“大鼻子”外,與D22汽油版沒有太大的差異,高大厚實的車身,簡潔飽滿的前臉,加上寬大的中冷進氣口、粗壯的大輪眉和剔透的組合式大燈,簡單幾筆便把NP300蘊含的特質清晰的勾勒出來,沒有刻意的渲染,沒有花哨的裝飾,沒有美式皮卡襲人的誇張,狂野而不失嚴謹,硬朗而不失溫和,停在面前的宛如一位久別的故友,既親切又值得依賴!


  D22皮卡以前一直裝配進口的日產KA24型汽油發動機,上市已達十年,牢固樹立了中國高檔皮卡形象,成為皮卡界的標杆,和帕拉丁一樣也是鄭州日產標誌性的產品象徵之一,並在國內建立了良好的口碑和市場佔有率,由於一直沒有柴油發動機的匹配流失了不少的客戶。經過市場需求的論證,NP300新裝備了日產進口dohc、高壓共軌渦輪增壓帶中冷(YD25 DDTI型)柴油發動機並結合“日立牌”寒帶規格雙電瓶及發動機氣缸預熱系統,最大功率(kW/rpm) 98/3600,最大扭矩(Nm/rpm) 294/2000,油耗(L/100km)(限定工況,50 km/h等速時)2驅型僅5.5L柴油。這車的動力匹配也非常好,起步提速迅速有力,轉速在2200至2500轉之間,輕鬆換擋,油門輕盈,沒有頓挫感,可控度高,檔位清晰順暢,5檔2100轉左右,時速達到80公里,2700轉左右,時速達到100公里,此時油門空間依然“深不可測”,運轉平穩,馬力強勁,提速迅猛、流暢,噪音自始至終變化不大!NP300在全球的日產車型中也已投放,因其良好的使用經濟性和動力性能越來越受到更多用戶的青睞,但在野外及寒冷地段的使用我也是第一次,對此我充滿了期待,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呢?後面自有評述!


  與4月11日的赤壁之行相比,少了車隊集結時的講解,多了一份再次征服的勇氣,更多了一份縱情山水的狂野;少了一些朋友間的生疏,多了一些默契,更多了一份真情與快樂,這就是狂野拉丁!同樣的赤壁,同樣的老掌溝,不一樣的氣候,不一樣的景色,多的是征服前方艱難險阻的渴望。由“城市農民3721”駕駛自己改裝了後差速器鎖的4缸4驅手檔2.4升帕拉丁,及來自上海的美國朋友“BOC”駕駛6缸自動檔4驅3.3升的改裝升高版帕拉丁領隊在前方開路。


4缸4驅手檔2.4升帕拉丁


6缸自動檔4驅3.3升的改裝升高版帕拉丁

  經過測試,雪後的南面山路路況較為危險,與整個車隊協商後我們重新組合編隊,由“城市農民3721”帶領1隊由南坡登頂,而由我的NP300皮卡使用“4L”低速4驅,率領2隊從貌似路況較好的北坡登頂。雪後的陽光有些刺眼,有些柔和的曖昧,藍天下的山色彩迷離,車隊再次前行著,向著夢想中的那個地方……


  一路上,雖路途比較危險,但雪後的風景還是讓我們駐足停留,到自己想去的地方,看意想不到的風景,這就是越野。相比城市中錯綜複雜、容易迷失的道路,相信每個山長水遠到過這裏的人,生命中就此多了一份厚重。

  隨車攜帶的GPS顯示山路慢慢向前延伸著,與1隊的無線電通訊很快就中斷了,車隊行駛至一個小山村中前方便沒有了道路,經過向當地老鄉詢問,在村子的後面還有一條上山的路,經觀察比較平坦,但是危險已不知不覺的在前方浮現。

  由於我們是從北面進行的登頂,山脊受太陽照射的較少,崎嶇的山路上冰雪並未消融,經過車隊的碾壓開始凝結成濕滑的冰面,整個北坡上的車隊開始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混亂,有些車輛開始使用防滑鏈,相互探路推車中也充分展示了帕拉丁車主團結互助的精神。



  這輛車在通過一個比較急的彎時由於速度稍快,彎後又有冰面斜坡,車子打滑急速滑向了路基,險些發生意外,車主自備了牽引力達到2噸的“手葫轆”開始了自救,同時使用另外一臺車輛的絞盤作為“打樁”,依靠自身的“4L”檔位,脫困回到了主路。4驅不是萬能的,但是關鍵時刻沒有是萬萬不能的,那時那可是救命的東西啊!


  隨著登頂路線向上延伸,令人驚喜的是我們與1隊的無線電通訊逐漸開始恢復,雖然我們相隔已經不足3公里,但此時天色已經開始變暗,氣溫下降的也非常快,經過與2隊全體成員協商,決定放棄登頂沿原路返回。2支車隊在山腳下匯合時天色已完全黑了下來。大家小心地向溫泉酒店進發。

  溫泉酒店在“京北狩獵場”的山溝裏,經過一天的跋涉,大家在酒足飯飽後紛紛睡去。而我卻沒有睡意,又來到外面,大致檢查了一下NP300,心中對於這個柴油機器明早是否能夠順利啟動有些忐忑,畢竟離開北京前在中石化加的是-10號柴油,但想到發動機裝備了“日立牌”寒帶規格雙電瓶和氣缸預熱系統,我還是抱著一絲僥倖的心理睡去了。


  第二天  最長的一天--都是‘?10號’柴油惹得禍

  伴著清晨的寒風,早飯後大家集合熱車準備出發前往“老掌溝”進行穿越,而NP300車內的溫度顯示-22度,車記憶體放的礦泉水已經結成了冰晶。


  我將NP300打開了預熱開關,2秒鐘後車子一下子就啟動了,發動機轉速被強制性拉到1500轉,發動機傳來了柴油機特有的“噠噠……”聲。



  幾分鐘後我將預熱開關關上,轉速恢復到了800轉,機器運行穩定,心中暗自竊喜,終於沒有讓我失望。


  收拾完行李,早上9點車隊整裝待發,可就在這時我的車子出現了供不上油的現象,我心中一顫,完了,車子剛才熱車時燃燒的是柴油濾芯中的那點油,而現在尚在油路中的-10號柴油結蠟了,車子轉速越來越低隨即熄火。為了不影響整個車隊的行程,我建議車隊先行離開繼續進行“老掌溝”穿越活動,我留在當地自救同時尋找-35號柴油進行混和。

  經過瞭解,據酒店6公里外有供應-35號柴油的中石化加油站,我當即雇了一輛“黑的”前往油站用油桶給車子混和了約3升的-35號柴油。同時又讓ID:“小馬229”去用酒店鍋爐房裏的炭火放在車底油箱進行加熱,可是事實證明在野外寒冷西北風中用這種土方法根本不起作用,炭火的溫度隨風迅速被帶走,根本沒有起到加熱油箱的作用。但慶倖的是隨著太陽的升起,周圍的溫度開始有了緩慢的上升,我們坐在車裏嘗試性的進行著車,車子還算爭氣,喘震的又著了起來,但是在行駛了約100米後又停了下來,在山溝的坡道裏,我們不斷的嘗試,隨著車外的溫度逐步上升,車上的油路也一點點的融化,柴油發動機不同於汽油發動機是沒有火花塞的,完全依靠起動機壓燃啟動,我們也害怕電瓶會因為不停的啟動而虧電,只好每隔10-30分鐘就啟動一次發動機,車子就這樣,100米100米的艱難的向山坡外移動著。


  出了山谷後車子依然保持著強勁的啟動能力,這也讓我繼續保持著對NP300的信心,時間到了下午16:30分,太陽也逐漸開始西落,前方就是加油站了,這時從“老掌溝”穿越的帕拉丁車隊也回到了我的車旁,用拖車繩把車拖到了油站裏加滿了-35號柴油。


  可是車子依然沒有順利穩定的著車,我們決定繼續拖車前往1公里外的一個修理廠,試圖找找“噴燈”來烤烤油路,但事情發生了意外的轉機。這個修理廠是有暖氣的車間,NP300 在進入車間5分鐘後我再次嘗試性的打開預熱開關,旋轉鑰匙開關打火著車,發動機預熱系統逆轉乾坤,隨著起動機的轉動,車子整個的油路經內部回油管充分混和了-10號和-35號柴油,發動機又順利的燃燒了起來。車子開始 “噠噠……”的啟動了。我們高速行駛追逐著前方帕拉丁的車隊,向北京方向返程而去。

  笑傲山林曠野間,浮雲漂泊本無邊,天涯遊子君莫問,五湖四海任我行。伴隨著初冬的第一場雪,2天的行程在艱難和快樂中就這樣度過,夕陽下,回想這次的赤壁之行,那遠山、那星空、那雪後空靈、寧靜的夜,只有到過的人才能體會到,期待著下一次狂野拉丁的車友們再次並肩,一路風景一路歌去征服前方未知的路。

  後記:

  在第2日我們和目前全中國最貴的皮卡相處了漫長而寒冷的一天,從早上9點到下午17點這一天時間車外溫度基本上都是-15度以下,柴油發動機不同於汽油發動機是沒有火花塞的,完全依靠起動機壓燃啟動,我們累計使用起動機著車的次數不止五、六十次,如果使用常規的單電瓶預計早就電池虧電了,沒有這可靠的寒帶雙電瓶和發動機氣缸預熱系統的幫助,我們是很難自己從山谷裏出來的,也許還需要在野外艱難的到處找救援車拖出來,但是更重要的是要譴責自己的經驗主義,沒有及時添加混和-35號柴油也是導致這次深山寒冷的環境下油路、油箱結蠟事故的發生的原因。以前總是聽別人說冬季柴油車會凍住,沒有料想到自己的柴油車也會發生這樣的意外,原以為單依靠發動機氣缸預熱系統會幫助脫困,但是事實證明雙電瓶系統和發動機氣缸預熱系統結合的匹配恰恰是缺一不可的。各位朋友啊在今後的野外出遊活動中一定要提前添加-35號的柴油,一定要注意油路的保溫,其實任何車子都是有缺點的,但是只要你用心對他,他就會成為你可靠的朋友,NP300 雖然價格很高,但是其匹配的高品質部件的可靠性卻是你脫困的法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