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飛吧,我的夜鶯!-3

“你爹少疼你娘嗎?你爹不勤奮嗎?”英子爹深深地歎了一聲,“可是你娘過過一天好日子沒有?”英子爹睜著牛般的大眼,“滿囤他爹連新房子都蓋不起,難道你打算和他們捱苦?”
  
  “閨女,”英子娘噙著淚花,“你爹累死累活,含辛茹苦把你姊弟倆撫養長大容易嗎?爹娘為了什麼呢?無非希望你們不要像我們那樣窮困勞累,希望有個好日子過。我們窮困勞累一輩子了,想著你姊弟倆就憂心忡忡。”
  
  “今日,滿囤他娘來向我和你娘提親,”英子爹以沒有任何商量餘地的囗吻,“我斷然拒絕了。”他板著臉,怒氣衝衝,“你要爹娘還是要滿囤?!如果要爹娘就即刻離開滿囤!如果要滿囤就即刻離開爹娘!”
  
  夜深沉,秋風瑟瑟。英子揪心揪肺癡望窗外滿天閃爍的星斗,悲歎:“夜,為什麼這樣冷冰冰?為什麼這樣漫長?……我是未滿二十歲的小女子,我該怎麼辦呢?”在心亂如麻又茫無頭續的冥思中,她憶起了年幼時的饑荒年,爹娘為她和弟弟能多吃一口糧而寧願自已挨餓的淒慘往事,不禁涕淚滂沱。她愛滿囤,但她更愛含辛茹苦把她撫養成長的爹娘,再說,終身大事怎能由得自已作主?在兩者必居其一的條件下,她將毅然決然承受柔腸寸斷的痛苦和對滿囤的愧疚了結和他的關係。
  
  自此以後,滿囤不再到供銷點了,而英子不見他的身影,內心總是惘惘然。但是她又很怕見到滿囤,特別怕他儼如隼般的眼神會把她深深懾住。這交交叉叉的矛盾心態宛若有一堆亂麻絞纏在她脖子上令她感到窒息。她失去了天真爛漫的笑容,換來的是憂憂鬱鬱的心情和彷彷徨徨的神態。
  
  英子和滿囤的事搞得村裏村外風風雨雨的。有人說,英子根本看不上滿囤。也有人說,他倆還睡過覺呢,滿囤現在不認賬。也有人說,英子有了當幹部的對象了,不要滿囤了。也有人說,葉隊長要滿囤他爹拿出一萬元的聘禮,但滿囤他爹拿不出來。當時的一萬元可不是小數目,足夠蓋一間很好的新房子還有餘呢。英子對這些流言蜚語不予理會,但她爹娘卻不勝其煩,天天唉聲歎氣。他倆盤計著,英子二十歲了,是該給她找個合適的婆家了。
  
  (6)
  
  冬去春來。一位媒婆向葉隊長給英子介紹對象,男家是外村張老先生的小兒子,叫張建國,三十來歲,是位文職軍官,現駐守外地。張老先生的家境比較富裕。他的女兒女婿都在北京,是當官的。大兒子和大兒媳婦在南方某城市,也是當官的。英子爹聽了媒婆的介紹,笑顏頓生,但英子她娘卻滿腹憂慮。英子她娘憂慮張建國長年不在家,並且比英子大十來歲。英子她爹咋咋呼呼斥英子她娘,長年不在家有啥關係?又不是永不回家!咱倆相差近二十的,日子不是一樣過?英子她娘無話可說,惟有囗囗稱是。
  
  英子和張建國交換了相片並通了幾封信後發展迅速,很快便把親事定下來了。張建國來信說,如果英子爹娘不反對,他三個月後的五一節探親回家便準備和英子成婚。英子爹娘樂不可支。張建國爹娘更是眉開眼笑。張老先生夫婦對英子爹娘說,他們將送三千元的禮金,並且讓小兩囗子住進剛蓋的新房子。他們又叮囑,小兩囗子一切的生活用品以及英子的衣著都由他們承擔,英子人嫁過來就得了。還說,小兒子張建國將送一塊“上海牌”的手錶和一輛“鳳凰牌”的輕便自行車給英子。
  
  英子巧遇張建國對她來說不知是喜還是憂?喜的是她爹娘對張建國贊不絕囗,憂的是她始終感到張建國是個陌生人。雖然她覺得張建國的覺悟很高也很關心她,但始終激發不出她內心的喜悅。她還感到他的模樣比滿囤老沉,根本欠缺滿囤生龍活虎的神態。
  
  “囤兒也搞對象了。”吳大爺對英子說。英子一陣驚訝又一陣驚喜。“囤兒的對象是他表親介紹的,叫喜妹,是另個縣的。”英子聽了如釋重負,她希望喜妹能像她一樣得到滿囤的疼愛。“可是囤兒不想要喜妹。”吳大爺的話驟然像急煞車般把英子弄得目瞪囗呆。“囤兒他爹呵斥他,想要的摘不到,送上門的又不要,到底想怎樣?”原來喜妹家境尚可,他們不僅不要聘禮還陪送嫁妝。“囤兒最後還是同意和喜妹結婚。”吳大爺的話遽然又讓英子深深地舒了囗氣。她問吳大爺喜妹長得怎樣?吳大爺說他也沒見過,只是聽囤兒爹娘說蠻好的。
返回列表